孙力舟:西方与中国到底谁抄袭谁

今年热映的电影《中国合伙人》中有这样一个细节,美国主管考试的机构怀疑中国学生得到GRE、托福等英语测试的高分是抄袭的结果。其实,很多西方人对中国人抄袭的怀疑不仅限于考试方面,而包括了各种技术发明的领域,近年来美中、欧中之间关于专利和知识产权的纠纷增多,西方人的这种怀疑心态是一个重要因素。英国《观察家报》网站9月22日发表了题为《中国在抄袭我们的发明?你在开什么玩笑吧?》的文章,批评了很多西方人看不到中国人的勤劳和智慧,想当然地把中国近年来的经济和技术进步指责为抄袭西方的思想倾向。

冷战思维加种族主义:怀疑中国抄袭西方的思想根源

英国观察家网站文章的作者称“从我记事起,西方人就一直对东方过分猜疑,尤其是中国。这种猜疑导致杜鲁门卷入朝鲜战争;十多年后,又导致肯尼迪和约翰逊政府陷入越南丛林。尽管尼克松和基辛格1972年采取了与中国恢复关系的举措,但对中国的猜疑一直延续到现在。”可见,1949年新中国成立,到20世纪70年代初中美关系缓和期间的20多年中,西方对中国抄袭的怀疑,和与东方阵营对抗的冷战思维有关,而这种思维又推动美国陷入在亚洲的热战,进一步加深了对中国的猜疑,陷入恶性循环。当时,美国的怀疑更多指向更强的对手——苏联。在20世纪50年代,美国精英曾经怀疑苏联大量窃取美国的高新技术,特别是军事技术,这成为麦卡锡主义一度肆虐的重要原因。一些优秀的美国科学家受到牵连,有的甚至被送上电椅处死。后来披露的事实证明,“苏联间谍”的能量被夸大了,苏联在航天和核武器等技术领域取得的突破大多是自主研发的结果。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一行乘坐的“空军一号”专机降落在北京,当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时,周恩来意味深长地说:“你的手伸过了世界上最辽阔的海洋!”在这里,周恩来总理所说的“最辽阔海洋”的真实含义就是中美20多年的敌对状态。然而,正如上述文章作者所言,美国对中国基于冷战思维的怀疑和提防,并没有消除,反而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有所上升。

例如,1999年,籍贯为台湾的美籍华人核物理学家李文和被指控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窃取了关于美国核武库的机密,同年10月,美国联邦调查局扩大所谓“间谍案”调查范围,并审查从1984年至1995年协助设计、制造和维修W-88核弹头的数百名核科学家、物理学家、工程师、海军人员等,调查他们是否泄密。最终,美国政府未能找出中国窃取美国核机密的任何证据。

英国观察家网站文章的作者把西方人怀疑中国抄袭的倾向称为“半种族主义恐慌”。他认为,这说明,对很多西方人来说,一个不言而喻的臆断是这些东方人没有能力自己发明东西,因此,为了促进经济发展,只得窃取我们的发明成果。换言之,他们没有创造力,所以他们只能抄袭。

这种种族主义的倾向,不仅施加到中国,也及于在冷战中同属一个阵营的日本。该文作者称:“记忆力好的读者还记得,以前我们西方人也曾这样说过日本。尼康和佳能只能生产德国莱卡和禄来的低档产品,索尼仅能制作山寨版的美国晶体管收音机,当然,丰田汽车不过是一堆废铜烂铁。”

针对这种倾向,李约瑟博士在《中国科学技术史》导论中写道“认为在中国人的思想和实践中,有一大部分特殊的发展来源于西方,这种成见是很难消除的”。

其实,从历史发展过程来看,中国和西方是互相学习的,谈不上谁抄袭谁。而且,在上千年的时间里,西方从中国学习的技术和制度比中国从西方学习的要多。

西方向中国学习很多发明和技术

马克思《经济学手稿(1861~1863)》中说“火药、罗盘针、印刷术——这是预兆资产阶级社会到来的三项伟大发明。火药把骑士阶层炸得粉碎,罗盘针打开了世界市场并建立了殖民地,而印刷术却变成新教的工具,总的来说,变成科学复兴的手段,变成对精神发展创造必要前提的最强大杠杆。”这三大发明,都是中国人的杰作。

美国历史学家杰里·本特利的著作《简明新全球史》称12世纪初,欧洲人通过在船尾安装尾舵,船的灵活性得到改进。尾舵是中国人的发明,后来传到了印度洋。在帆船上,最重要的导航仪器是罗盘(决定方向)与星盘(决定纬度)。罗盘是中国人发明的,11世纪传入印度洋地区,12世纪中期传给了欧洲水手。

恩格斯对军事史很有研究,他在1857年发表的军事论文《炮兵》中写道:“在中国,还在很早的时期,就用硝石和其他引火剂混合制成了烟火药,并把它使用在军事上和盛大典礼中”。恩格斯总结了火药西传路径:从中国到印度,再从印度到阿拉伯,然后从阿拉伯到欧洲。

李约瑟博士在《中国科学技术史》序言中写道“在十五世纪以前,西欧的技术可以说是落后于旧大陆的其他任何地区”。李约瑟指出,中国人在公元1到18世纪传到欧洲的主要发明包括:龙骨车、石碾、水排、风扇车和簸扬机、活塞风箱、水平织机和提花织机、缫丝纺丝和并丝机、独轮车、加帆手推车、磨车、挽畜用的胸带式和颈带式马具、弓弩、风筝、竹蜻蜓和走马灯、深钻技术、铸铁术、常平架、弓形拱桥、铁索吊桥、河渠闸门、防水隔舱、高效率空气动力帆、船尾舵、火药、此罗盘、纸、印刷术和活字印刷术、瓷器、纸币、煤的使用等。相反,18世纪以前西方传入中国的机械技术,只有螺旋、液压唧筒、曲轴和钟表装置等寥寥几种。

西方引进茶叶、丝绸和瓷器的生产

在日常生活方面,当代西方几乎每个家庭生活中必备的茶叶、丝绸和瓷器,都是从中国引进的。

最早把茶叶带到西欧的是葡萄牙人,此后荷兰上流社会饮茶成风。1660年,英国斯图亚特王朝君主查理二世迎娶葡萄牙国王约翰四世的女儿凯瑟琳,约翰四世准备的嫁妆中就包括一箱茶叶,饮茶的习惯随之被带到英国。欧美人饮茶初期,喝的几乎全是产自中国的茶。19世纪,英国殖民者将茶叶引入印度。1834年,英国国会通过法案,将近代世界第一个国有企业——东印度公司变为一个政府机构,东印度公司随之失去与中国的贸易特许权,无法通过垄断的方式维持高额利润,这让它产生了在印度种植茶叶的动力。中国茶叶的种子被带到英国东印度公司的总部——印度的加尔各答,然后在印度东北与中国南方丘陵地区气候接近的阿萨姆邦试种。1838年,阿萨姆出产的12箱茶叶被运往伦敦,在伦敦茶叶拍卖会商卖出高价。东印度公司发现种茶利润丰富,就不惜工本驯化野生大象承担茶叶在山区的运输工作。今天,印度已经发展为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茶叶生产国。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孙力舟:西方与中国到底谁抄袭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