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学校生源不足趋势愈发明显有学校仅1个学生1名老师

    桂林生活网教育频道讯:(桂林晚报记者周绍瑜 文/摄)偌大的校园,冷冷清清,往昔琅琅读书声的热闹场景不再重现……这是部分农村校园的真实写照,现代化的教学楼里,却仅有几个,甚至是一个学生。桂北农村地区的部分小学校园,正面临着日益明显的“空心化”困境。而与之有着鲜明反差的,却是城镇校园越来越“臃肿”,“入学难”的呼声此起彼伏。

  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吸引了大量的农民进城务工,越来越多的农村孩子到城镇接受义务教育,造成了农村学校生源不足的趋势愈发明显。

  面对农村校园的“空心化”,调整、优化教育资源布局,显得更为现实和迫切。


梅溪完小的一间教室里的拥挤情况。

  ●“缺学生”的农村校园

  从资源县城一路沿资江而行,过了梅溪镇街区,再往湖南方向行驶约8公里,就能到达坐落在山上的戈洞坪小学。

  戈洞坪村是梅溪镇13个行政村之一,有1000多人口,学校就位于村委办公楼的对面。4月15日中午11时许,记者走进这座校园,与校门口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的村民相比,校园里很是安静。走进校门,就是一个标准化建设的篮球场,还有两个崭新的乒乓球台。校园里有两栋教学楼,新的教学楼修建于上个世纪90年代,另一栋年代更为久远,新的教学楼有两层,共4间教室。走近这些教室一看,只有一楼的一间教室坐有学生。

  39岁的龚厚能,是学校里唯一的一名老师,也是戈洞坪村的村民。龚厚能说,学校只是一个教学点,只有1年级和2年级。目前,在校的学生有9人,其中1年级的学生5人,学前班有4人。

  “这些年来,学校的学生越来越少,校园里空空荡荡的。”龚厚能说,原来这里也是一所完小,自己就是在这里完成了小学的学业。那时,每个班上有20多个同学,全校有100多学生。10多年间,生源逐渐外流,学校不复往昔的热闹。

  距离梅溪镇街区约20公里的茶坪小学,“空心化”的现象也日益呈现。校园里,有一栋3层高的教学楼,共12间教室,如今这里却仅有1个学生和1名老师。

  梅溪镇中心校校长刘祎介绍,茶坪村委下辖八九个自然村,人口约1000人,按照这一人口基数推算,该村的适龄小学儿童人数约为100个。该校原本是一所村完小,有1-6年级。本世纪初开始,该村适龄儿童外流就学的现象逐渐增多。2002年前后,茶坪小学撤消了5、6年级,再到2009年,该校的3、4年级也撤并到其他学校。“四五年前,这所学校还有二三十个学生,现在就只剩1个学生,足见学生外流的现象日趋增多。”刘祎说。

  稀稀拉拉的几个学生,与空旷的校园,成了鲜明的反差,在农村地区的部分校园里显得很不协调。农村生源的逐渐外流,甚至造成了部分农村校舍的闲置。

  在灵川县大境瑶族乡的群山中,零散地分布有金竹、黄泥江、群英、永同和新寨等5个教学点。2012年,记者采访这些教学点时,5个教学点一共有70多名学生。而今,5个教学点中的2个已经撤并。

  坐落在大境瑶族乡群山之中的永同教学点,仍保留有两栋教学楼,10多间教室。如今,这里已经没有了学生,课桌椅都堆放在院子里。

  大境中心校的老师游先华说,2014年春季学期,永同教学点仅剩5个学生,2名教师,为了合理利用教育资源,当年这些学生和老师全都已经撤并到乡完小;2015年秋季学期,群英教学点只剩一个2年级的学生,有两名教师,随后撤并到九块田民族中心小学。

  在记者走访的部分农村学校中,一个班只有几名学生,有的甚至连年级都不齐全,这样的现象并不少见。一些农村学校的教师感叹,这些年来农村校园越来越没人气,不少学校已经很难听到琅琅的读书声,失去了学校应有的氛围。“过去缺设备,条件差,现在缺的却是学生”。

  ●城与乡的差距?

  灵川县大境中心校统计的数据显示,2013年,在中心校办理转学证明的有14人;2014年,办理转学和借读证明的有19人;2015年,这一数据增加到了29人,总体呈现出上升的趋势。

  “这些数据还只是体现了办理手续的情况,还有不少外流的学生并没有办理手续。”游先华说,近些年来,每年都有生源外流的现象。这些从农村学校外流的学生,有的到大圩镇、有的到灵川县城,甚至有的到了桂林市区就读。大境中心校在2015年10月做的“普九”综合统计表显示,6到11周岁学龄儿童人数为675人,但实际在本乡就读的人数仅有496人。“剩下的170多名学生,几乎都是外出就读了,占比约1/3”。

  对于农村校园出现“空心化”现象的原因,不少一线的教师认为,一是新增自然人口减少。由于计划生育政策,现在80后的独生子女一般都是一个孩子,每年新增的人口本身就不多;另一方面,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农村人口开始向城市转移。与之相应,农村孩子也越来越多地跟随父母到城镇接受义务教育。

  “当然,也有不少农村家庭,为了追求城镇优质的教育资源而选择到城镇学校就读。”刘祎说,究其原因,仍是农村地区师资力量薄弱不尽如人意而造成的。

  以梅溪镇为例,目前该镇共有19所小学,包括教学点,一共有1894名学生。刘祎说,按照这一学生数量,全镇应该有180名专职教师方能保证教学工作的正常运转,而实际上却仅有135名教师,缺口45人。

  为了应对捉襟见肘的师资现状,去年,资源县甚至以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面向社会招聘100名教师。

  而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随着近年来特岗教师计划的深入实施,特岗教师已经成为乡村地区年轻教师的主要来源。但这些教师在面对山村地区的实际现状时,不少人出现了心态不稳定的现象,流失也比较严重。“前两年分配到我们这里的一位特岗女教师,报到第一天看了工作环境后,扭头就走了。”刘祎说,2013年和2014年,全镇共分配到34位特岗教师,如今只剩下16人,走了一半。

  农村学校教师队伍的老化也日益凸显。游先华说,目前仍保留的3个教学点中,一共有8名教师,其中5个的年龄都上了55岁“这些老师退休后,谁来接班”?

  此外,“撤点并校”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农村生源的外流。

  4月15日下午2时许,记者在梅溪镇上碰到了73岁的易敬良。老人家是三茶村人,距离镇上10多公里。膝下有4个儿子,都在外地务工,他一人在家带着5个孙儿“陪读”。其中两个孙子在梅溪完小读4年级,一个读6年级,一个读初一,还有一个正读学前班。

  “村上的小学只办到2年级,高年级的只能到邻近一个村的完小或是镇上的小学读,到邻村学校没通车,七八公里的路程全是山路,到镇上陪读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易敬良说。

  梅溪镇完小校长曾庆明说,全校学生共1262人,其中陪读的占比约1/3。

  据此,市教育局作出了相关的预测,若按我市建设特大城市实现中心城区(五城区)人口达120万人的目标,市中心城区每年仅新增中小学生数就约有6.3万人,全市中小学生占全市总人口数的12.6%(广西为16%)。那么,就以目前12.6%的比例测算,平均每个年级至少将增加约7000人。到2015年,市区至少要增加42所义务教育学校。

  “臃肿”的城镇学校

  大量适龄儿童进城就读,加剧农村教育“空心化”的同时,也给城镇学校带来了负担。

  记者从资源县教育局了解到,2011年之前,县城仅一所完小即资源县城关完小。随着农村地区生源的不断涌入,城关完小在2010年前后已“超负荷”运转。“县二小的规划建设,正是为了应对不断流入的农村生源。”资源县教育局的一位工作人员说。

  资源县第二小学提供的数据显示,2011年学校招生的第一年就有828名学生,随后这一数字逐年递增。2012年是1001名学生,2013年1229名,2014年1404名,2015年达到了1419名学生。

  “到目前学校共1761名学生,短短5年时间,学生的数量翻了一倍。”该校教导主任杨前福说,尽管学校新建了一栋教学楼,增加到了3栋教学楼,但目前仍是大班制。人数最多的高达72名学生一个班,最少的也有56人。在学生人数翻倍的同时,教师却只增加了20个,目前仅有65名教师。“如果按照师生比的正常配备,需要104名教师,师资力量紧缺,教学工作压力很大”。

  城镇学校入学难形势严峻的问题,在其他县、区同样存在。根据市教育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早在2013年,县城小学大都超过了3000人,处于超负荷状态,大班额现象非常突出。如2013年秋季学期,临桂区小学在校生达到10089人,158个教学班,每班平均64人,最大班额68人;兴安县城小学平均班额72.92人,最大班额达80人;全州县城小学平均班额超过70人,最大班额达86人。

  市教育局在2014年的工作总结中提到,据统计,2014年五城区(不含临桂)小学一年级新生将达12318人,在连续七年激增的情况下又新增593人,其中:本市户籍的学区生7208人,占58.5%,外来人员随迁子女5110人,占41.5%。按照《广西壮族自治区义务教育学校常规管理规定(修订)》关于小学班额45人的规定,需要274个教学班才能接纳入学新生。

  据此,市教育局作出了相关的预测,若按我市建设特大城市实现中心城区(五城区)人口达120万人的目标,市中心城区每年仅新增中小学生数就约有6.3万人,全市中小学生占全市总人口数的12.6%(广西为16%)。那么,就以目前12.6%的比例测算,平均每个年级至少将增加约7000人。到2015年,市区至少要增加42所义务教育学校。

  ●均衡化发展的期待

  在记者的走访中发现,农村教育的实际需求已经出现分化。一方面,大量农民进城务工正在对农村教育造成冲击;另一方面,此前由于农村教育落后引发的“进城择校”现象已经形成了“跟风”,主动进城择校的农村家庭也在增多。

  尽管,城镇化迅速推进,乃至“读书无用论”甚嚣尘上,但乡村学校仍然是农村孩子接受教育的主要甚至唯一途径。然而,现实中的乡村教育却遭遇种种困境。教师队伍老化,青黄不接,有心者有时无力,有力者未必有心,使得乡村教育如一些乡村一样,日渐被抽离、掏空,正面临着“空心化”的危机。

  面对农村教育“空心化”这一困境,我市各级部门也在积极应对。

  针对农村中小学部分学科教师紧缺等实际情况,资源县通过公开招聘特岗教师和定向培养农村小学全科教师,为农村教师队伍补充新鲜血液,2011-2014年,通过公开招聘和特岗设置,共安置补充大专以上毕业生158人;灵川县在原有学校布局基础上,及时修编学校发展布局规划,计划总投入2.6亿元,在县城实施扩容增量工程。从2014年秋季学期起,该县的县直小学全部取消学前班,减轻办学压力,优化资源配置。同时,将灵川镇初级中学、定江镇宝路小学等学校划为县直学校,扩大招生规模,提高城区学校的容纳力。

  2015年,市政府印发的《关于加快桂林市区义务教育学校项目建设的实施意见》明确提出:2014年启动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工程,到2017年,计划投资28.7亿元,新建义教学校51所,改扩建学校一批。去年秋季学期,市区新建成两所小学,极大缓解了“城市挤”的入学压力。

  从自治区层面而言,2014年6月,自治区政府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调整的实施意见》,其主旨在于规范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调整,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合理配置教育资源。该《意见》明确提出,坚决制止盲目撤并学校。学校撤并要坚持先建后撤,保证平稳过渡。多数学生家长反对或听证会多数代表反对,学校撤并后不能保障学生上下学交通安全,并入学校住宿、就餐及办学条件不能满足需要,以及撤并后将造成学校超大规模或“大班额”问题突出的,均不得强行撤并现有学校或教学点。同时,在强化教育经费保障、改善农村办学条件、加强教师队伍建设等方面,都提出了具体要求。

  作为前途指路灯的乡村教师,自然是“主心骨”。部分基层教育系统干部表示,农村老教师教学水平虽然整体偏低,但都是本地人,起码留得住;现在年轻的特岗教师中,外地人越来越多,很多人都面临择偶难、两地分居、孤独、想家等现实问题,来了就想尽快走,“走教”现象十分普遍,使教学质量大打折扣。

  正是基于此,去年6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受到舆论高度关注。媒体报道,我国280多万乡村教师承担着4000多万学生的教学任务;长期以来,乡村教师收入少、地位低、职业吸引力不强、优秀教师留不住等问题,严重影响乡村教育发展。中央的《计划》把教师队伍建设摆在了优先发展的战略位置。

  部分基层教育系统干部认为,乡村教育困境的根源在于城乡二元化的体制积弊,在于城镇化中对农村问题的长期忽视。因此,不仅要想办法培养教师队伍,将乡村教育的火种传递下去;更重要的是摆正农村的位置,从硬件和软件全方位提升乡村教育,使之走向良性循环。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农村学校生源不足趋势愈发明显有学校仅1个学生1名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