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亲妈妈过度爱女儿很受伤


我至今仍清楚地记得那个初秋的中午,身材高挑的小楠(化名)如约来到心理辅导室。在打量了一番辅导室的环境后,小楠张口的第一句话就让我吃了一惊:“老师,一直以来我都没有什么好朋友,大家似乎都不太喜欢我”。一个花季少女为何说出这样的话,我决定和小楠深入地聊一聊。


生活在自我世界里的孤独女孩


在交谈中,我了解到小楠对班里的同学有很多不满,在她看来,自己没有朋友更多的责任在于同伴。她曾提到,“我和同学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他们喜欢的篮球运动、动漫、游戏等,我都不太感兴趣,我也没时间了解”。言毕,小楠把话锋一转,开始挑剔学校的环境:“咱们学校的心理辅导室条件也不怎么样,不是说新的心理辅导室正在装修吗?怎么这么慢,还没有装修完吗?”数落完心理辅导室,小楠又和录像机较劲:“为什么录像课要两台录像机来录制?这样一来教室里面不是更拥挤吗……”小楠对周围的人和环境的质疑,让人听起来十分刺耳。

我知道仅凭一次心理辅导根本解决不了小楠的问题,于是开始留心观察她。我发现她每天上下学基本上是独来独往,这也就是说,她很少与人结伴,是一个孤独的女孩。


爱不是给予了就能被感受


在观察的过程中,我有了新的发现。小楠每天中午从不在学校食堂就餐,而是吃家里人送到学校的可口饭菜。不管烈日炎炎还是雨雪风霜,这种送餐从未间断过。同时我还了解到,小楠生活在单亲家庭,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离异,她跟随母亲和姥姥一起生活。在小楠看来,母亲和姥姥都很固执、挑剔、唠叨,都以自我为中心,从来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小楠说,她很反感家人对她的管束,也从未感觉到来自家人的爱。

然而,当我从老师和小楠母亲处进一步了解情况时,却得到了截然不同的结论。小楠母亲对于离异可能给孩子带来的痛苦非常内疚,因此从小楠上小学开始,她就极力补偿,在生活上对儿女无微不至。小楠母亲说,明知女儿有时候非常挑剔,不容易满足,但自己还是尽可能地满足她的所有要求。小楠的姥姥虽然年纪大,有时好唠叨,但也非常疼爱小楠,尽量顺从小楠的想法,家人的付出从来没有考虑过得到小楠的回报,她们却万万没有想到小楠竟然对她们的爱视若无睹。

因为小楠身上留有家庭教育不当的深深烙印,在学校里,师生对小楠最深的印象是非常自我、挑剔。学生们告诉我:“小楠经常嫌我们浅薄、吵闹,她和我们说话很不耐烦”。老师则提到:“小楠会对老师说话的用词、语速等提出意见,对学校统一组织的活动以及一些临时的安排不满,且表达意见也不给人留情面,大家似乎都不愿意亲近她”。

后来,我看到一名女生偶尔会主动和小楠交往,与她结伴而行。一问才得知,这名女生是班委,老师希望她多和小楠在一起,可以适当改变一下小楠。这名女生告诉我,“虽然小楠的很多言行令人反感,但很多同学都很宽容,不和她计较。不过,即便是这样,小楠还总是认为我们无知、幼稚,不理解她,不关心她,没有给她爱。难道我们对她的包容不是爱吗?而她没有付出过爱,也没有关心过别人的感受。”


爱需要“施”与“受”的平衡


至此我明白了小楠为何没有朋友,为何感受不到爱。因为母亲离异后对她的歉疚与补偿,从小到大,她在家庭中得来的爱太容易以致没有令她珍惜。因此她不是缺少爱,而是缺少感受爱的能力。从家庭走向学校,她已经习惯于无条件地得到爱,因此对别人的要求越来越高,当别人不能满足她的高要求时,就表现出挑剔和不满。

与此同时,爱绝不是得到的越多就越幸福,“爱”需要“施”与“受”的平衡。小楠不懂得主动关心他人,从未感受到过满足了别人的需求之后自己内心的快乐,所以才有种种不受人欢迎的表现。其实,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社会上,小楠都非常需要付出爱,享受给别人带来快乐之后的自我价值感。而对小楠的母亲而言,婚姻的失败固然令人惋惜,但满怀内疚、过度补偿孩子的教育方式显然是不可取的。小楠的母亲应该意识到自身的问题,可能的话,请教有关婚姻心理专家,减轻自己的内疚心理,改变教育小楠的方式,从而让小楠“不再受伤”。


□文/白晔

(首师大附属苹果园中学)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单亲妈妈过度爱女儿很受伤